精彩大結局

搶先看

 

繼承者們第1集劇情

 

富二代遭遇貧窮女 繼承者上演羅曼史

身為韓國頂級財團帝國集團第二繼承人的金嘆(李敏鎬飾),早年被同父異母的哥哥金元(崔振赫飾)送到美國留學,以便將他排出於權力中心。嘆在美國吃喝玩樂、不學無術。他了解哥哥害怕他爭奪繼承權的想法,盡量照著哥哥要求的方式生活,也許這就是所謂有錢人家庶子的悲哀。

崔英道(金宇彬飾)是宙斯酒店的繼承者,擁有超高的智商及俊美的外表,最常乾的事是精準算計並欺負身邊的人。正值高中暑假,他來到摩托車店裡查看新改裝的賽車,巧遇來此送外賣的打工小妹車恩尚(樸信惠飾),這個面容姣好、古靈精怪的女生給他留下了不錯的印象。

與恩尚青梅竹馬的好友尹燦榮(姜敏赫飾)在恩尚打工的冷飲店裡等人,來者是他任性霸道的白富美女友李寶娜(鄭秀晶飾)。寶娜父親掌管著韓國最大的演藝公司Mage娛樂集團,從小嬌生慣養的她習慣了對所有人頤指氣使,最看不順眼的就是和自己男友表現親密的恩尚。

下班回家的路上,恩尚給遠在美國念大學的姐姐恩夕(尹珍熙飾)打電話,抱怨寶娜的大小姐脾氣,她不知道,此刻姐姐正遭受著美國男友的打罵。突然下起雨來,恩尚手裡的傘怎麼也打不開,她跑到街邊的店鋪下避雨,櫥窗中陳列著好看的風鈴,恩尚看得出了神。突然,好像是感受了風鈴特有的魔力,傘打開了。

燦榮和父親尹載鎬(崔元英飾)一起吃飯,父親問起他去美國唸書的事,他說自己還沒有告訴恩尚這個消息。恩尚的媽媽樸姬南(金美京飾)無法說話,她在帝國集團金會長(鄭東煥飾)家做幫傭,正打點金嘆母親韓琦愛吃晚餐,韓琦愛因為嘆不接自己電話,難受地喝著紅酒。帝國集團現任社長金元突然回家,嚇得樸姬南趕緊藏起酒杯,韓琦愛不滿受到金元的無視,端起正牌夫人的架子,離開了餐廳。樸姬南把夫人剩下的食物帶回家裡,恩尚拒絕吃這些飯菜。母親要求恩尚將很大一筆積蓄匯給姐姐,理由是她就要和美國男友結婚了,需要嫁妝。恩尚不滿姐姐一個人在美國過著美好的生活,自己卻和媽媽拼命攢錢,過苦日子。

清早,恩尚告訴母親因為姐姐的離家出走,自己受了很多苦,她要親自去美國送錢,去實現自己出國的夢想。Rachel劉(金智媛飾)是在韓國服裝界擁有超凡地位的RS國際公司繼承人,她母親Esther李(尹孫河飾)即RS社長,即將和崔英道的父親崔東旭(崔鎮浩飾)再婚。Esther李安排Rachel和東旭以及英道吃飯,席間英道出言諷刺這場婚姻,被父親打了一拳後拂袖而去。同樣不滿的Rachel跟了出去,她告訴英道自己和金嘆已經訂婚的消息,英道提醒她未免自家產業落入外姓人之手,最好搞砸這樁婚事。

晚上,恩尚告訴母親自己辦好了手續,母親沉默了。她收拾東西時無意中發現母親做幫傭時的記事本,上面寫滿了母親卑微討好的話語,羞愧的恩尚留下了眼淚,母親為這個家真的付出了很多。她發誓,自己將來成功後,要讓母親過上好日子。Rachel反對母親再婚,準備去美國找金嘆。

金嘆在房間記著日記,看到Rachel的來電,心生厭煩,和同居好友Jay一起外出衝浪。在機場,恩尚聽見Rachel用韓語講電話,說的內容和眼前情景完全不符,不由發笑。嬌慣的Rachel立刻截住恩尚,質問她為何嘲笑自己,恩尚道歉後終於擺脫了糾纏。金嘆在海邊盡情玩耍,拖著行李的恩尚也恰好來到海灘吹風。金嘆朝岸邊望去,恩尚形單影隻的背影一閃而過。

恩尚終於找到了姐姐在美國的住址,可開門的居然是一對衣衫不整的白人男女,原來姐姐和眼前這個男人只是同居關係,她沒有念什麼大學,而且早已搬走。恩尚趕到姐姐工作的咖啡店,她站在馬路對面,凝視著穿梭於各色男人之間調笑曖昧的姐姐。恩尚傷心地哭了,原來一切都是姐姐編造的謊言。正在靠窗位置喝咖啡的金嘆注意到了正在流淚的東方女孩,她就是自己在沙灘上見到的那個背影。恩夕發現了妹妹,直接衝到她面前翻開行李箱,拿走了所有的錢。恩尚哭喊著,看著散落一地的行李,還有姐姐絕決的背影,難受地蹲了下來。Jay跑來邀請金嘆參加派對,順著嘆的視線望去,他看見了正在哭泣的恩尚。如此美麗的東方女子立刻吸引了他,Jay瞬間衝到了恩尚面前。他搶了一包恩尚的東西想調戲一番,兩人拉扯中油茶粉的袋子撕破了,Jay因為豆類過敏休克了過去。

警察懷疑恩尚的油茶粉是疑似毒品物質,查看她的護照,金嘆出面想幫忙,誰知這個警察以前就針對過金嘆,這下直接沒收了恩尚的護照,要等到油茶粉的成分分析結果,才決定是否歸還護照。金嘆開車送恩尚回姐姐家,恩尚敲門沒有人應,金嘆告訴恩尚她姐姐拿了錢早跑了,不會回來。恩尚堅持要等姐姐,金嘆不耐煩地開車離開了。

恩尚一個人拿著行李坐在門口,路上不時出現調戲她的不良少年,就在恩尚越來越害怕時,金嘆突然出現了,他到底不放心恩尚,兩人間又會有什麼故事發生……

繼承者們第2集劇情

美國偶遇露水情緣 金嘆柔情表白恩尚

金嘆將恩尚帶回了家,第一次見到皇宮般的超級豪宅,恩尚驚訝不已。嘆作弄恩尚,說自己是黑幫頭目,專門從事毒品生意,偶爾也兼營器官走私,嚇得恩尚趕緊護住自己的腎。深夜,一天沒吃東西的恩尚偷偷跑到廚房拿吃的,被突然出現的嘆嚇了一大跳。恩尚覺得偷吃東西很難為情,執意要付錢,嘆告訴她這些是對Jay亂搶東西的賠償,恩尚終於接受了。

金元準備赴美國參加一場家庭聚會,尹室長(燦榮之父)向他作行程匯報。金元透露Esther李將和崔社長再婚的消息,身為Esther李前男友的尹室長有些難過。金會長和正室夫人鄭遲淑(朴俊琴飾)談話,鄭夫人明確表示自己不會退出戶籍,給韓琦愛讓位。金元來找父親,碰到躲在門外偷聽的韓琦愛,輕蔑地瞟了她一眼。金會長要金元帶金嘆一起出席聚會,並強調公司還是他的,要金元收斂自己的野心。

韓琦愛找到鄭遲淑,問她是否要與嘆的未婚妻Rachel見面,遲淑說自己見“兒媳婦”是早晚的事,還諷刺琦愛是和她丈夫非法同居的小三,氣得琦愛當場落淚。她傷心地給兒子打電話,但嘆忙於寫日記,沒有接聽。嘆在日記中寫道:因為一生都想要別的女人的東西而不幸的人——我的媽媽。

金嘆給恩尚送吃的,無意中聽見她給媽媽打電話,強忍著委屈沒有告訴媽媽姐姐撒謊的事。恩尚遞給嘆一串風鈴作住宿費,這正是她下雨那天在韓國街邊買的,據說這個風鈴能濾掉噩夢,帶來美好。嘆隨手將風鈴掛在了窗口,看著閃閃亮亮的風鈴,金嘆柔軟地笑了。

嘆的花園正好能看到恩尚房間,他饒有趣味地觀察恩尚用椅子抵住房門,全副戒備的樣子,突然,恩尚開始換衣服,金嘆嚇得臉一紅,連忙轉身。清晨,恩尚來到泳池邊散步,溫暖的陽光下肌膚雪白的女子,一顰一笑,清麗可人。正在露台的金嘆目不轉睛地看著恩尚,這個美好的畫面深深吸引了他。

金嘆要去學校上課,恩尚說自己要走了,嘆很想挽留恩尚,最後竟提出帶恩尚一起去學校。坐在豪華跑車裡的恩尚覺得很新奇,看她將手伸出窗外享受的樣子,金嘆不由得嘴角上揚。下課後,他迫不及待地衝出教室。恩尚感謝嘆帶自己來見識了美國的學校,可自己要去找姐姐了,不放心的金嘆決定蹺課陪恩尚一起去。

咖啡店員工告訴恩尚,恩夕已經辭職。恩尚和金嘆出了咖啡店,居然遇上恩夕的舊情人,他說恩夕騙了他的錢,還想對恩尚動手。金嘆教訓了這個白人男子,突然有兩個他的同夥出​​現,恩尚拉起金嘆在街頭狂奔。這種兩手相握,亡命天涯的感覺讓金嘆很是陶醉。Rachel在酒店繼續給金嘆打電話,他還是不接。正巧Esther李打來電話要Rachel告訴金嘆自己和崔會長再婚的消息,她沒好氣地掛了電話。

英道來宙斯酒店打工實習,正巧檢查總長一家來用​​餐,他立刻前去招呼。英道熱情周到的服務讓檢查總長一家很是滿意,除了一個人——李孝信(姜河那飾),他是英道所在的帝國高中學生會會長,比英道大一屆,兩人之間的對視充滿了火藥味。

恩尚請金嘆喝美式咖啡,她突然想到可以用SNS(社交服務網絡),於是藉金嘆的手機給燦榮留了言,請他幫忙。恩尚堅信燦榮看見信息後會想辦法解救自己,金嘆不知為何有點嫉妒,他想知道這個燦榮和恩尚到底是什麼關係。恩尚要求金嘆時刻查看手機回复,金嘆很不耐煩,其實他在意的是恩尚如此緊張另一個男人。金嘆將恩尚送回自己家,出門去取扔在咖啡店的車。路上他一直查看恩尚的個人主頁,知道了恩尚很多生活細節,包括和燦榮之間的交往,他斷定燦榮和恩尚只是單純的朋友關係,心裡一陣竊喜。突然,扣住恩尚護照的警官出現了,他將恩尚的護照交給金嘆,承認一切是場誤會。

寶娜向趙明秀(樸炯植飾)抱怨燦榮不接自己的電話,英道也加入了談話,他們一起揶揄寶娜,勸她發張暴露照上SNS,燦榮一定會立馬飛回韓國。燦榮終於接了電話,寶娜要他查看自己在SNS上傳的一張眼淚自拍照,燦榮打開SNS,看見了恩尚的留言,立刻回復自己也在美國,詢問恩尚的詳細地址。

恩尚在金嘆家收拾好行李,準備離開,突然遇到了開門進來的Rachel,Rachel得知恩尚在此留宿一晚,十分生氣,她趾高氣昂地宣告自己是這家主人的未婚妻,還將恩尚的行李扔得亂七八糟。恩尚委屈地離開了金嘆家,她去買機票回韓國,可身上錢根本不夠,而且自己連護照都沒有。無奈之下她返回金嘆的住所拿那個警官的名片。

金嘆回家看見Rachel,沒有一點驚喜的感覺,只是問她恩尚的下落。Rachel驕傲地說自己把那個來路不明的女人趕走了,金嘆很生氣,懶得搭理Rachel。Rachel繼續糾纏,馬上就是他們訂婚一周年紀念日,金嘆居然毫無表示,他告訴Rachel自己是為了將來不和她結婚,才會選擇訂婚,Rachel氣得說不出話。門鈴響起,恩尚見前來開門的是金嘆,轉身要走。金嘆搶先一步,上前拉住恩尚的手,質問她為什麼不辭而別。恩尚說自己該走了,但是忘記了名片回來取。金嘆想告訴恩尚護照拿到了,但又想挽留恩尚,就忍住了沒開口。Rachel說自己將名片扔在大門外的垃圾箱裡,恩尚立刻跑出去尋找。其實,Rachel根本沒看見什麼名片,她告訴金嘆自己在作弄恩尚。金嘆訓斥了Rachel,讓她不許插手恩尚的事,立即跑出去追恩尚。Rachel進屋看見金嘆的手機落在沙發上,她翻到燦榮給恩尚的回复,想起金嘆對自己的無視,心中有了主意。

金嘆趕到大門口,恩尚將垃圾箱翻了個遍,可是怎麼也找不到名片。絕望的恩尚流下了眼淚,她哭訴自己的人生為何總是不順,好不容易來趟美國,只有些傷痛的回憶。金嘆很不忍心,交出了護照。突然,兩個兇惡的美國人抓著一個年輕女孩出現,大聲質問女孩金嘆是不是住這裡。金嘆見狀不妙,牽起恩尚​​開跑,兩人再次上演了街頭狂奔的戲碼。最後,他們躲進一家電影院,終於擺脫了追趕。死裡逃生的兩人居然看起了電影,金嘆還為恩尚翻譯起了台詞,可是,翻著翻著,金嘆不由自主地看向恩尚,倆人深情對視了幾秒,金嘆輕聲告訴恩尚,自己不知道是不是喜歡上她了,恩尚驚訝地瞪大了眼睛……

 

 

繼承者們第3集劇情

金嘆恩尚感情升溫 Rachel加入情感糾葛

恩尚回應金嘆,說他已經訂婚,兩人不可能。金嘆說就算那樣還是喜歡,恩尚叉開了話題。從影院出來,恩尚提出回金嘆家拿行李,金嘆無奈同意。到家後,恩尚最後一次要求金嘆查看手機回复。金嘆看見了燦榮的聯繫方式,可他想挽留恩尚,就沒有說出手機的事。金嘆回到房間,看見劉Rachel留下的便條,約他一起吃晚飯。此時,金嘆手機響起,尹室長告訴了金嘆金元的行踪,說會長要求他出席這個聚會。金嘆對聚會並不感興趣,他只是很想去見三年未見的哥哥。

寶娜去採編室見孝信學長,學長告訴他有個PD因為家裡反對退出了放送社團,寶娜誇獎孝信隱藏很好。孝信無奈表示,也許家裡早就知道只是沒有明確表示反對。金嘆告訴恩尚自己要外出,讓她好好呆在家裡。恩尚又提出要走,金嘆正欲發火,告訴她一個女孩子離開很危險,Jay突然出現,圍在恩尚身邊大獻殷勤,金嘆見狀只好帶上恩尚一起去聚會。韓琦愛和自己妹妹聊天,妹妹給她支招請私家偵探跟踪鄭遲淑,找到外遇證據,逼她離婚。韓琦愛在家裡的地下酒窖偷偷摸摸給私家偵探打電話,突然發現樸姬南站在一旁,聽見了她電話的全部內容。樸姬南提醒她打這種電話不能用私人手機,韓琦愛責備她沒有早點告訴自己。

金嘆和恩尚趕到了宴會地點,他讓恩尚留在車裡等,自己進去找哥哥。見到弟弟的金元沒有一點興奮之情,他把金嘆拉出了宴會。兩人站在樹下談話,金元責備金嘆擅自出現在不該出現的場合,金嘆強調自己只是想來見見哥哥,可金元認定他是想在公司股東面前露臉。兄弟倆的談話被一旁的恩尚聽見了,金元離開後,恩尚上前安慰金嘆。金嘆和恩尚開車回家,一路上金嘆繃著臉,心情低落。突然,公路中出現一堆碎石,金嘆避閃不及,車子撞到路邊。但整個車禍過程,金嘆都用手將恩尚緊緊護住。兩人沒有受傷,只是車子不能再開,天色已晚,金嘆帶恩尚四處尋找住的地方。路上金嘆告訴了恩尚燦榮回复的消息,恩尚很激動,但是金嘆手機沒有信號,還是聯繫不上燦榮。兩人終於來到一家汽車旅館住下,金嘆在日用品店買到了兩件情侶衫,讓恩尚將髒衣服換下。

金嘆和恩尚來到旅館附近的小酒吧吃東西,穿著情侶衫的兩人互動曖昧,被旁人誤認為情侶。恩尚說自己想吃美式煎餅,金嘆推薦了梅爾羅斯大道上的一家店,還說兩人以後一起去吃,恩尚叫他不要隨便許下不實際的諾言。晚上,恩尚主動把床讓給金嘆,自己睡沙發。金嘆半夜給恩尚蓋被子,看見熟睡的恩尚心裡有些悸動。

Rachel把恩尚的地址發給燦榮,想盡快趕走恩尚。燦榮在金嘆家門口終於等來了開車回來的金嘆和恩尚,恩尚見到燦榮興奮地大叫。金嘆很不爽,要恩尚燦榮兩人進屋說話。恩尚向金嘆告辭,感謝他幾天來的照顧。金嘆要恩尚留下來,突然出現的燦榮打斷了兩人的對話。燦榮得知面前的是金嘆,有些意外,原來金嘆就是寶娜的前男友,自己爸爸所在帝國集團的二公子。燦榮對金嘆沒有好感,他強行拉走了恩尚。

燦榮幫恩尚訂好機票,並帶她上街遊玩。燦榮在SNS上傳了自己和恩尚一起逛街的圖片,並向恩尚打趣,說寶娜三秒內會來電話質問自己。果然,寶娜刺耳的聲音從聽筒傳來,看膩了燦榮跟寶娜講電話時寵溺的樣子,恩尚百無聊賴地四處閒逛,她看見街邊有賣金嘆買給自己一模一樣的衣服,有些許失落。晚餐恩尚提出想去梅爾羅斯吃美式煎餅,燦榮欣然應允。恩尚走後,金嘆在家無所事事,他也看見了燦榮上傳的圖片,心裡十分惱火。突然,金嘆想起了與Rachel的約會,去酒店找她。在酒店劉Rachel接到母親的電話,她告訴劉Rachel就說是金嘆讓她去的美國,不是她自己吵著要去的,Rachel問為什麼要這樣說,Esther李沒有回答就掛斷了電話。此時,Esther李正和鄭遲淑見面,她出於禮節通知親家自己再婚的事。Esther李突然問起英道和金嘆之間是否發生什麼不愉快的事,鄭遲淑只說金嘆去美國前,兩人關係很好,沒有更多透露。

英道父親和英道比賽柔道,英道又一次輸了。英道父親崔社長教訓英道,說他從來沒有贏過自己,還指責他在很多不必要的時候作出攻擊,無論是賽場上,還是生活中,英道很不服氣。金嘆陪Rachel逛街,他揭穿Rachel發地址給燦榮,趕走恩尚的事,Rachel沒有反駁。途中,Rachel接到英道的電話,他說自己不會去機場接她,要Rachel不要給自己找事。說完立刻掛了電話,Rachel很是生氣,告訴金嘆自己和這個混小子成了兄妹。Rachel提議去梅爾羅斯吃美式煎餅,金嘆拒絕了,因為他憑直覺斷定恩尚和燦榮也會在那裡。Rachel不滿金嘆所謂的直覺,一定要去驗證一下。兩人去到店裡,恩尚和燦榮居然真的坐在那裡。Rachel堅持要和恩尚他們拼桌,金嘆他們的出現讓恩尚很是意外。

在桌上,Rachel說了很多尖酸刻薄的話,諷刺恩尚和有婚約及有女友的人鬼混,金嘆聽不下去,拉走了Rachel。金嘆告訴Rachel,不要在自己身上投入太多,要她回韓國。Rachel一個人回到酒店,在大堂突然遇到了金元。金元要去郊外墓地看望自己的生母,Rachel跟著同去。金元對自己的母親感情很深,他對Rachel講述了許多母親的往事。突然,尹室長打來電話,金元說自己會在美國多呆幾天,要尹室長不要告訴金會長。尹室長在電梯裡遇到崔社長和Esther李,這對昔日情侶的表情都不自然。

金嘆打電話問尹室長哥哥的行踪,尹室長說他已經在回韓國的飛機上了,此外金嘆得知了燦榮就是尹室長的兒子。金嘆打電話給燦榮,要找恩尚,正巧恩尚進咖啡店打聽姐姐的消息,沒有接到電話。燦榮要恩尚回過去,恩尚搖了搖頭,同時她也拒絕了燦榮送自己去機場的提議。金嘆一直在等恩尚的電話,卻沒有回音。此時,恩尚正在佈告欄裡貼紙條,告別自己的美國之行。

金嘆送Rachel到機場,臨走時Rachel緊緊抱住金嘆告別,這一幕正好被進入機場的恩尚看見,她轉身要走,被金嘆大聲喝住。三人的情感糾葛會怎樣上演……

繼承者們第4集劇情

金嘆回國王者歸來 恩尚英道再次見面

金嘆追過去質問恩尚為什麼不回電話,還要她留下聯繫方式,恩尚看了一眼被丟在一旁的Rachel,覺得不能再和金嘆糾纏下去,轉身離開。恩尚和Rachel同機回韓國,Rachel在飛機上故意拿走恩尚的入境單,得知了她的個人信息。英道在機場接Rachel,他拿了一個廣告牌寫著歡迎繼妹回國,讓Rachel大感難堪。Rachel在車上說起金嘆,她說金嘆過得很好,還諷刺英道是“山中無老虎,猴子稱霸王”,英道立刻翻臉下車。

恩尚拖著行李回家,卻被房東告知媽媽退掉了房間,般去做全職保姆。恩尚立刻打電話給媽媽,媽媽讓她在原來的房子將就一晚,第二天去金社長家找她。夜晚,恩尚一個人回想起在美國的種種,有些落寞。此時此刻,遠在美國的金嘆正拿著恩尚的照片看得出神。孝信回家聽見自己母親教訓家教全賢珠(林珠恩飾),禁止她穿暴露服裝,也不許擦香水和指甲油,賢珠一一答應。賢珠在給孝信講課時,金元打來電話,她沒有接聽。其實,金元正在珠寶店內,他本打算為賢珠買下結婚戒指,後來只好選了一條“如願骨”項鍊,希望自己求婚願望成真。

恩尚來到社長家,得知媽媽是將房子的押金退了才湊出給姐姐的錢,大為惱火。樸姬南向韓琦愛請示後,她同意讓恩尚母女暫住。鄭遲淑突然回家,她在客廳找到韓琦愛,質問她為何不告訴自己會長身體抱恙的事。韓琦愛忍不住諷刺遲淑心里巴不得會長早死,遲淑抬手給了她一巴掌。突然,金元回家來了,他無視吵鬧的兩個“母親”,上樓去見金會長。

韓琦愛吩咐樸姬南拿冰塊給自己敷臉,忙不過來的樸姬南讓恩尚去給金會長送藥。恩尚端藥去會長房間,金元正和父親談話。金會長要求金元解除弟弟的流放,並以繼承權相要挾,金元心裡很不服氣。韓琦愛去找金元打聽金嘆在美國的情況,被他冷言相待,她懇求金元不要針對金嘆,金元沒有理會。樸姬南告訴恩尚這個家環境複雜,要她小心行事。在金會長家見到媽媽忙前忙後,被人不停使喚,恩尚心裡很不是滋味,她向媽媽道歉,說自己扔下媽媽去美國很不應該,母女倆相擁而泣。

恩尚又開始了打工小妹的生活,她終於存夠了機票錢還給燦榮。金嘆在美國很想家,他終於下定決心解除對自己的放逐,回到韓國。臨走前,他將自己的日記本交給教授,上面寫著一句話:欲戴王冠,必承其重。

尹室長去機場接金嘆,他提出直接去見哥哥。金元見弟弟回國,沒有半點驚喜,他冷冷地警告金嘆,別打繼承權的主意。金嘆回家後,韓琦愛和父親都很高興。金嘆收拾行李,拿出恩尚送他的風鈴掛在窗口,他還是忘不了恩尚。恩尚在SNS上傳了一張機票,並發狀態說這是一個永遠的夢。金嘆早上經過院子,看見恩尚的紅色球鞋放在外面,他覺得有些眼熟,但想不起來在哪見過。樸姬南未免不必要的麻煩,讓恩尚避開剛回家的二公子,於是恩尚和金嘆同住屋簷下很多天,沒有一次碰面。

這天,恩尚媽媽天不亮就將恩尚趕出門,躲開二公子。英道和明秀玩至凌晨,明秀要英道在附近等著,自己回家向父親報導。英道去便利店吃泡麵,遇到睡眼惺忪的恩尚。恩尚很困地拿出一瓶飲料,一股腦喝光,然後坐到店門口的長椅上繼續補覺。英道對這個漂亮女孩頓時產生了興趣,他拿起泡麵坐到恩尚對面,恩尚居然毫無反應。突然來了兩個吵鬧的小朋友,英道害怕吵醒恩尚,做鬼臉嚇唬小朋友,結果小朋友嚇得大哭起來,恩尚被驚醒繼而離開。看著恩尚的背影,英道嘴角蕩漾出笑意。

寶娜去電視台探班,正巧遇到當紅主持(金希澈客串),兩人談笑間寶娜接到燦榮電話,他笑著要寶娜和別的男人保持距離,原來燦榮回國了,就站在寶娜身後。燦榮決定在韓國繼續上學,寶娜很是開心。燦榮帶寶娜回家,尹室長親自下廚,三人飽餐了一頓。席間尹室長說起金嘆,寶娜臉色變了一下。

寶娜和明秀談起金嘆和燦榮,她覺得燦榮已經知曉金嘆是她前男友的事,明秀說金嘆會揍燦榮,寶娜很不高興。金嘆看見SNS上恩尚的狀態,他回复說自己證明這是真實的。兩人在SNS上聊起天來,金嘆路過花園,迎面走來樸姬南穿著金嘆給恩尚買那件情侶裝,金嘆覺得有些驚訝,但沒有深究。韓琦愛因為樸姬南拿錯紅酒罵了她幾句,一旁的恩尚很是心疼,她提出幫媽媽去拿酒,來到地下酒窖,看著如此奢華的場景,恩尚留下了眼淚,人和人的生活畢竟是不同的。

金嘆和韓琦愛說起自己總覺得家裡有個年輕女孩的身影,韓琦愛告訴他那是幫傭樸姬南的女兒車恩尚。金嘆大為驚訝,也很是高興。他在SNS上留言問恩尚在幹什麼,恩尚回復自己在喝水,金嘆趕緊跑到樓下廚房,透過虛掩的門正好看見恩尚拿著水杯。同住屋簷下的兩個人又會有什麼甜蜜故事發生……

繼承者們第5集劇情

恩尚意外轉校帝高 金嘆英道展開追求

金嘆終於轉學到了帝國高中,金元在金嘆回家後就一直在酒店居住。金元約出賢珠,送給她“如願骨”項鍊,並幫她戴上,賢珠覺得不好意思,但是最終收下了。金嘆去酒店房間等金元,想勸他回家,金元收到消息後沒有前去見面。金嘆和韓琦愛一起吃晚飯,並向她打聽恩尚的事,突然韓琦愛叫恩尚來飯廳,嚇得金嘆立刻躲起來。恩尚幫韓琦愛去酒窖拿酒,路過花園十分昏暗,看不清路,突然所有的路燈都亮了,其實是金嘆特意打開的。金元和尹室長各懷心事,兩人在酒吧相遇。突然,Esther李和崔社長出現,四人一起吃飯。席間,尹室長對崔社長態度很傲慢,他離席去接電話,崔社長即向金元抱怨這個秘書室長太目中無人。Esther李對尹室長被人說壞話這事反應很大,她也出去透氣。走廊裡,兩人相遇,Esther李就崔代表的無理行為道歉,尹室長突然湊上去吻了Esther李。

恩尚中午放學,金嘆開著跑車停在校門口等她。在大家的起哄聲中,恩尚不情願地走上前去和金嘆說話。金嘆問恩尚燦榮的電話,恩尚沒有給他。恩尚去咖啡店打工時,接到燦榮的電話,問她SNS的事,恩尚登陸後發現金嘆用她的賬號上傳了一張自拍照,背景居然是自己所在的咖啡店。恩尚在店裡找到金嘆,金嘆說自己拿到燦榮的電話才會離開,恩尚只好寫給他。結果金嘆拿到電話後馬上打過去,問燦榮恩尚的電話,恩尚立刻拿過電話掛斷了。金嘆一直糾纏恩尚,終於趁恩尚不注意,搶過電話撥了自己的號碼。金嘆告訴恩尚自己將她的SNS退出了,因為已經有了手機號聯繫,恩尚很是無奈。

金嘆去見尹室長,說自己很羨慕燦榮有室長這樣的爸爸,室長打趣道燦榮應該也很羨慕金嘆有金會長這樣的爸爸。鄭秘書向金會長報告兩個兒子的行踪,金會長對近來和金嘆比較親密的恩尚很感興趣。樸姬南收拾房間,看見恩尚全優的成績單,心裡覺得對不起恩尚。金嘆外出散步,碰到明秀,倆人親切地打了招呼。沒過多久,金嘆又碰上出門的恩尚,恩尚抓起金嘆的手就往外走,害怕碰見帝國集團的二公子。金嘆覺得恩尚的反應很好笑,看她牽起自己的手,很是得意,最終他隱瞞了自己就是二公子的事實。

明秀將金嘆回國的消息告訴寶娜,寶娜很震驚,她害怕自己和金嘆以前的關係被燦榮知道,趕緊跑去問Rachel知不知道金嘆回來的事。Rachel打電話給金嘆,他沒有接,Rachel很氣憤金嘆回來居然沒有通知自己一聲。英道也去找Rachel詢問金嘆是否回國,兩人談話間金嘆回了電話給Rachel,語氣冷淡,知會了一聲自己回國後就掛斷了。Rachel面子上掛不住,在英道面前假裝金嘆在約會自己,被英道識破,諷刺了她一番。

金會長和朴姬南聊天,詢問了恩尚的學習情況,提出把恩尚轉學到帝國高中,樸姬南很感激地答應了。恩尚從老師處得知自己即將轉學的消息,回家質問媽媽為何擅自作主。樸姬南說這是很好的機會,而且會長免除了學費,是很大的恩賜,恩尚不想低人一等,也擔心校服費、​​學雜費等費用,這時會長找來恩尚談話,他告訴恩尚不要在年輕時給自己定位,還說帝國會給優秀學生提供獎學金,讓恩尚放心去唸書。崔社長安排英道和Rachel還有她母親聚餐,自己卻遲到。Esther李送了一條鑽石項圈給英道養的狗,卻被英道諷刺是不正經的女人,Esther李氣得火冒三丈,她故意在崔會長面前說英道壞話,英道正要被罰,Rachel幫他解了圍,兩人終於從尷尬的飯局中脫身。作為報答,英道用機車載Rachel去做校服,正巧在門口碰到剛從店裡出來的恩尚。校服太貴了,恩尚根本承擔不起。Rachel在街上堵住恩尚,正欲諷刺,被恩尚一把搶下別在胸口的名牌。恩尚以此作為籌碼要Rachel返還寫有自己信息的入境單,並轉身走開。英道立刻追上去,能把Rachel氣得說不出話的人,他很感興趣。英道問恩尚她和金嘆還有Rachel是什麼關係,恩尚沒有回答,英道又追問恩尚的電話號碼,也被拒絕了。

恩尚和燦榮見面,告訴了他自己將要轉到帝高的事,燦榮有點擔心恩尚不適應這樣的環境,但還是鼓勵恩尚追求更大的世界。金嘆在地窖收拾東西,突然恩尚進來,他嚇得躲在一邊。兩人背靠酒架,各自想著心事,畫面美好靜謐。從酒窖出來,恩尚接到了金嘆的電話,要她看向二樓窗口,那裡掛著恩尚送給金嘆的紫色風鈴,恩尚明白了金嘆的真實身份。一時間,恩尚無法接受這個事實,金嘆問她有沒有想過自己,恩尚沒有回答,只是流著淚走開了。

恩尚新的學校生活開始了,當她進入這個以奢侈著名的學校,立刻明白了階級劃分的含義。身邊的同學全是各種家族企業的繼承者,他們生活條件優越,目中無人,談論的都是股票漲跌和頂尖奢侈的事情。恩尚這樣的一個穿便服轉學生立刻遭來大家鄙視的目光,然而,這種注視還沒有多久,大家就立刻被別的事件吸引了——金嘆來學校了。英道和金嘆在教學樓前對峙,火藥味四處瀰漫,突然,恩尚拿著手機走過來,她正埋頭給燦榮發短信,告訴他自己來學校了。待恩尚抬頭,自己正處於金嘆和英道中間,三個人會有怎樣的微妙關係……

  恩尚打算給燦榮發信息卻不知不覺走到了圍觀人群​​的中央,左右兩邊分別是金嘆和崔英道,氣氛十分尷尬。尹燦榮給恩尚講解了在帝國高中的等級分化和各類的繼承者們,並告訴他和恩尚這一類是屬於社會關愛人群集團(靠社會關愛招生入學的學生)。恩尚去教務處填寫轉學生資料,被老師說到媽媽是家政阿姨,才免學費時,恩尚很尷尬。

  恩尚到了新的班級(與金嘆、崔英道同班)要進行自我介紹,不料遭到同學的尷尬詢問,金嘆站出來替她解圍。

  韓琦愛去畫廊找夫人遲淑詢問兒子金嘆在校的情況,卻遇到遲淑的冷言回敬。韓琦愛還拿出因上次遲淑打她的醫院診斷書,這讓遲淑更加惱火。金嘆在廣播室和李孝信聊天,李寶娜從外面進來看到金嘆在就倉皇的離開了。

  教室走廊上李寶娜和同伴正在談論著金嘆,Rachel劉在他們對面收拾櫥子,也默默地聽著;趙明秀突然插話說起車恩尚,恩尚也正向他們走來,好奇的趙明秀開始詢問恩尚的身份,因為她和這些繼承者們有著特殊的關係一樣,恩尚不知道如何回應,這時金嘆從背後走來叫了聲“暴發戶”。趙明秀似乎相信,解圍後的金嘆讓恩尚和他去一個地方,但是恩尚卻不理會向相反的方向離開。室外的走廊上恩尚被崔英道絆了一下又快速被他扶住,英道一直詢問她和金嘆是什麼關係,並說“今天起你就是我的”恩尚不想解釋,這時金嘆出現接過話題,並讓恩尚離開。花園裡,金嘆勸說恩尚遠離崔英道。金嘆又去找尹燦榮,希望他在學校裡能把恩尚的身份隱瞞,不要讓人知道她也屬於社會關愛人群。

  經過開學第一天,回到家中的恩尚心情很不好,樸姬南問在學校的情況如何時,恩尚說“媽媽,我們從這裡搬出去吧”,但卻遭到媽媽的反對。和媽媽交談後傷​​心的恩尚帶著電腦來到酒庫,恩尚打開電腦播放了悠緩的音樂,似乎想了很多事情,金嘆藏在這裡聆聽著音樂一直沒有出聲,但忍不住想要出來安慰,就發短信從而暴露自己的存在;恩尚想要離開帝國高,但是金嘆的分析比較現實,讓她以暴發戶的身份留存在帝國高,並讓恩尚明天中午和他一起用餐。

  午餐時間,恩尚穿著便服戴著耳機在打飯,然後找到一個沒有人的桌子坐了下來,一名眼鏡男生(俊永)卻過來對恩尚說那是他的座位,讓恩尚離開;恩尚覺得很不可思議,但是那聲卻放低聲音說“我知道你的身份,那天你在教務室填寫資料時和老師的交談我聽到了···”並好心的告訴恩尚這裡咄咄逼人的等級分化,讓她小心掩藏身份,說自己快要轉學了。恩尚被眼鏡男生支走,這時崔英道團伙(因為沒有很好的定義3人,只能用這個詞了)到了坐下開始欺負眼鏡男生(俊永)恩尚看不過去剛想制止,卻被金嘆拉走到一旁,隨後崔英道也坐去了,坐在恩尚旁邊,3個人的同桌用餐引人注目。

  崔英道在車行打算改裝摩托,遇到因打工而來送外賣的恩尚,並利用外賣訂單得到了恩尚的電話,同時恐嚇恩尚如果不接他的電話“那麼我就會得問問暴發戶為什麼還要打工”。

  金會長帶著金嘆到公司參加會議並介紹給大家認識,金元由於身體不適匆忙趕去,見弟弟金嘆參與會議很不高興。

  恩尚在院子裡曬床單被金嘆看到,恩尚晾完後感覺疲憊便在椅子上小憩,金嘆默默的坐在旁邊看著她···恩尚醒來驚見晾衣架上的捕夢網若有所思。Esther李在酒店大廳偶遇尹載鎬,尹載鎬冷淡回應,但Esther李對於上次相見的那一吻還心有餘念。

  恩尚想要申請獎學金,希望這樣能夠購買起昂貴的校服和學校其他的開支,走廊上看到廣播室發出的公告招放送部PD,便找到廣播室負責人李孝信,並說明想用獎學金買校服。從廣播室出來,在走廊上一群人圍著,走近看到崔英道正在打俊永···俊永被激怒並回擊崔英道劃破了他的臉,反倒又被崔英道擊倒在地,看到這一幕恩尚嚇壞了。英道看到站在圍觀群裡被嚇到的恩尚“···好期待呢,你將來還會發生些什麼事情”然後離去。人群散開了,尚恩上前想要安慰受傷,卻被金嘆拉起到一旁。

  Rachel劉找到恩尚的海關申報表,並打電話讓恩尚把她的胸牌還回來。見面後,恩尚把Rachel劉的胸牌還她,並讓她把自己的申報表還回來,但Rachel劉卻撒謊說恩尚的海關申報表早被自己扔了,同時還以身份和權勢警告恩尚遠離金嘆。

  崔英道在金嘆家附近的便利店吃泡麵等人,遇上了來購買飲料的恩尚,恩尚和他們初次見面時一樣,買完飲料到外面的桌旁坐下便小憩,英道端著泡麵默默的坐到她對面,邊吃泡麵邊觀察她,並用腳踢她讓她醒來···金嘆看到了這一幕···

, , , , , , , , , , , , , , , , , ,

Posted by mimi at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引用(0) 人氣()